好玩的日系风格的游戏盘点

  本世代机能提升技术要求变高业界产量不高 但即便如此依旧有一些好游戏 日系游戏也存在优秀作品,接下来就给大家推荐几款好玩的日系风格的游戏,一起来看看吧。

  如果只看游戏背景,我们大概不太容易看出《信长之野望》和《太阁立志传》在体现日式文化上到底有什么区别。可如果玩家们愿意换个角度去看,把每个游戏元素分割开来看的话,大概就能明白其中的差异了。

  关于这一点,首先我们可以很单纯的看作品名称。不难发现,《信长之野望》是用战役去书写战国时代,“野望”这两个字在整体概念上已经表现的清清楚楚。相比之下,《太阁立志传》更像是用战国时期的文化在塑造和描绘一个活生生的人,展现一种更为纯粹的人生体验。

  我们当然可以说两者都是策略性很强的游戏,但在小编看来,《太阁立志传》以更直白的文化背景为基础,清晰的再现了我们想看到的任何一种人物成长方略。

  从木下藤吉郎到木下秀吉,从羽柴秀吉到赐姓“丰臣”,诚如开发商所言,这个男人所走过的每一步,正是战国时代每一个英雄豪杰内心所真正能够体会的内核。

  同时,也是游戏本身对日式特色的最佳体现,久而久之,这种体现方式甚至被日本玩家称为“江户模式”。

  至于作品中对各类日式文化小细节(例如剑道修习)的恰当展现,也让本作无论在游戏元素的丰富程度,以及本身游戏性的整体高度上,都得到了不俗的评价,极大提升了游戏的品质。

  说来可能很奇怪,《纸境》这样一款移动型解谜冒险游戏,竟是出自一个英国独立开发小组制作研发的。当然,从游戏的“结果论”上来说,由哪个国家的开发组来展现作品的内涵,这并不会使得游戏本身带给我们的“映像”发生本质上的转变。

  没错,大家注意看,我在这里说的是“映像”,而不是印象。大致解释一下,所谓“映像”指的正是本作在解谜冒险这个内涵基础上的外在展示。玩过本作的人大概都明白,游戏打着冒险解谜的旗号,实则在每个场景的细节中都能或多或少体现出浓郁的日式特色。

  于此同时,本作还把本身文化底蕴就相当深厚的折纸艺术和游戏过程融合,使得本作真正成为了一款相当有内涵的作品。如此独特又丰润的创意,难怪日本玩家们会把《纸境》形容为“折纸艺术演化的日系梦想”了。

  作为一个习惯盘点游戏的人,小编觉得,一路走过来自己无论在游戏数量还是游戏年份上,或多或少都有了一些浅显的积累。就算如此,我仍然要非常大胆的说一句,《大神》是小编游戏生涯至今所玩过的核心载体最为神奇的作品,绝对没有之一。一切原因都基于本作神奇的设定RPG的载体是人物,RTS和策略游戏的载体是一个又一个可以发展的单位,FPS的载体是枪械但终究是由人在射击。

  换句话说,假如我们恰当的追溯至今我们所看到的每一款游戏,便会发现,超过90%以上的游戏,其本身可操作的本源都是基于“人性行动”。那么问题来了,有没有例外呢?当然是有的。同时,这也是小编为什么把《大神》放在最后的真正原因。本作区别于榜单上其他日式特色游戏的最显著特质,便是它的载体。

  每个玩家都知道,一款游戏之所以耐玩,其本质就在于它有个吸引点。很多时候,这个吸引点都以游戏本身的核心创意为基础。所以我们可以看到《孢子》这种从一两个细胞开始成为载体的游戏,也能看到《灰烬》这种把游戏细节化为大自然要素的脑洞之作。

  一笔在手,幻化万千,一支笔便能够重新构建一个全新的世界。这种近乎神妙的代入感,这十年来,小编从未有过第二次体验。

  作为日系游戏爱好者口中的“老派经典”,1998年就出现在PS平台上的《天诛》是一款相当出色的“日式忍者模式”动作游戏。作为有着多年历史的经典游戏,《天诛》从诞生之日起,就被玩家认为是一个有着浓郁日系特色的作品。

  原因非常简单,在本系列初代诞生之后,无论是开发商还是玩家们,都认为本作从一个非常细腻的角度展示了“日系忍者效应”的文化内涵。

  游戏中共有两男两女四个忍者角色,每个人都有独特的技能选择和性格特征。在1998年那个时间点上,这种简单直白,游戏元素多样化,游戏性也算得上过关的作品,对玩家的吸引力自然不用多说。

  哪怕也有一部分玩家认为《天诛》在“忍术和忍者文化概念”这个层面上的表现力不如《忍者龙剑传》,但因为其鲜明的日式游戏风格,还是能非常实在的出现在盘点当中。

  很多人都喜欢玩恐怖游戏,恐怖游戏的发展历程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表达清楚的。即便如此,在纯粹恐怖精神的传达上,小编还是觉得《零》及其系列,走出了一条和欧美流派的恐怖游戏截然不同的路。原因很简单,《零》所能体现的,正是最纯粹的“日系恐怖”。

  欧美游戏评论者们曾经不止一次指出,在《零》系列出现前,有太多人都认为美式恐怖才是主流模式,但在那之后,每个接触过本作的玩家大概都明确了一件事。

  恐怖不是只有丧尸和血液,更不是只有“用枪打爆某个目标的头”这么直白的展现方式,它还可以有更细腻,更有文化触感的体现。恰好,后面这种状态,在《零》这个系列中,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游戏的主角是柔弱的女性,怪物不是丧尸,而是鬼魂和幽灵,甚至连干掉怪物的方式也没有美式恐怖那样粗暴,“拍照除灵”成为本作的最大特殊设定之一。至于日式文化嘛无论是有着鲜明日系特色的古建筑,还是日式怪谈般的故事背景,抑或是游戏中能够体现日系风格的每个小细节,都是本作鲜明特色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推荐栏目